·黄海龙到贺州法院调研时强调: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 全力以赴攻坚克难 ·贺州中院院长为贫困村党员上党课 ·贺州中院新年第一天举行升国旗和廉政宣誓仪式 ·梁文在贺州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 ·贺州中院开展系列活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 ·喜迎十九大 先锋铸忠诚 ·光辉历程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浅谈未成年被告人违法所得财物的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问题

作者:李畅  发布时间:2016-12-12 15:12:40


[内容摘要]我国受传统的国家主义至上和惩罚犯罪分子的理念影响,对犯罪行为重视国家刑罚处罚以维持国家秩序,而缺少因犯罪行为而导致被害人所遭受损失的弥补和修复。《刑法》第六十四条中关于刑事责令退赔制度的规定,是为了惩罚犯罪分子不能因犯罪而获利,保护被害人合法财产性权利的重要规定,然而在实际审判过程中存在落实难的问题。本文仅探讨未成年被告人违法所得财物的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问题。

 

[关键词]未成年被告人  违法所得  追缴  退赔

 

我国受传统的国家主义至上和惩罚犯罪分子的理念影响,对犯罪行为重视国家刑罚处罚以维持国家秩序,而缺少因犯罪行为而导致被害人所遭受损失的弥补和修复。《刑法》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第六十四条有关问题的批复》“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请求返还被非法占有、处置的财产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是为了惩罚犯罪分子不能因犯罪而获利,保护被害人合法财产性权利的重要规定,并使刑事责令退赔制度成为保护被害人合法财产权利的唯一司法救济途径。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未成年被告人违法所得财物的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问题。

一、未成年被告人违法所得财物是否应当进行追缴或者责令退赔?

笔者认为这一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理由是:

第一,我国《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了犯罪物品的处理,即: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未成年被告人定罪后也属于本条规定的犯罪分子,按照本条的规定,未成年被告人定罪后对其违法所得的财物也应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

第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第六十四条有关问题的批复》(20131021 根据刑法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三十九条的规定,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据此,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具体内容,应当在判决主文中写明;其中,判决前已经发还被害人的财产,应当注明。……。按照该批复的规定,对未成年被告人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具体内容,也应当在判决主文中写明。

二、作为量刑情节考虑时的退赃、退赔时间问题。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九条“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追缴、退赔的情况,可以作为量刑情节考虑。”能够明确,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应在判决前就予以解决,该问题直接影响量刑轻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第19条、第20条规定了退赃、退赔作为酌定从轻量刑情节的从轻量刑幅度,在现实审判中具有较大的指导意义。未成年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一般为被告人父母)为了争取法院对未成年被告人最大程度的从轻处罚,一般都会对被害人进行赔偿或者补偿,这对被害人的损失是一种弥补,但也存在因经济困难或不愿赔偿等原因而没有对被害人赔偿或者补偿的情况,此时未成年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代为退赃、退赔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应仅限于一审判决前。

一审判决后,未成年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对被害人的损失予以赔偿或者补偿能否在二审期间使未成年被告人得到从轻处罚,而改变一审判决呢?笔者认为一般情况下,不宜改判。要重点分析一审判决前为什么没有积极赔偿而在二审期间才赔偿的原因,是客观上在一审期间无法赔偿还是在主观上存在侥幸心理不愿赔偿。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95月印发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试行)》(京高法发[2009]226号)的通知第28条的答复可以作为参考,具体内容如下:28.被告人在二审期间积极赔偿的,能否据此改判一审刑事判决?答:被告人在二审期间积极赔偿,反映了被告人弥补损失、真诚悔罪的心态,如果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从轻处罚有助于减少社会对抗,促进社会和谐。但是,是否据此改判一审刑事判决,应综合其赔偿数额、一审不履行赔偿的实际情况、被告人的犯罪危害及悔罪程度、是否取得被害人谅解等因素,全面考虑,审慎裁判,避免不当地把民事赔偿作为决定是否改判的唯一因素。

三、对未成年被告人违法所得财物进行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存在的现实问题。

1、追缴和责令退赔的主体问题。

如前所述,未成年被告人违法所得的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并应在判决主文注明,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主体应当是未成年被告人本人。

存在的问题:几乎所有的未成年被告人都没有个人财产,此时能否执行未成年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的财产呢?笔者认为是不能的。理由是:刑事犯罪不同于民事侵权。民事未成年人侵权案件中,由于未成年人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一般做法是将未成年侵权人,即未成年人本人和其监护人(一般为父母)列为共同被告,在判决未成年人承担民事侵权责任的同时,未成年人没有个人财产的,执行其监护人(共同被告)的财产。然而,刑法有一个原则是“罪责自负”原则,简单明了的说就是“谁犯罪谁承担刑事责任,刑罚只及于犯罪者本人”。这使对未成年被告人违法所得的财物追缴和责令退赔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陷入了难题,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第六十四条有关问题的批复》“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具体内容,应当在判决主文中写明”的要求,未成年被告人没有个人财产,已经将犯罪所得的钱财挥霍一空之后,法院要如何写明?笔者认为根本无从下手。当然不能在刑事判决书出现“法定代理人代为退赔”的字样,这样相当于“无罪有罚”。然而如果仅写“被告人某某的犯罪所得继续追缴”或“责令被告人某某对违法所得予以退赔”,相当于没有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实质处理,没有对该批复规定进行实质落实,在现实中也是无法执行的一句空文。

2、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能否执行未成年被告人在成年后以其劳动所获得的个人财产的问题。

笔者认为是难以实现的,所以几乎不能。强制执行的依据是生效的裁判文书,如前所述,对未成年被告人违法所得财物进行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条文难以实现,无法在刑事判决书中表述。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并非刑罚的一个种类,主刑、附加刑已经执行完毕的情况下,追缴或者责令退赔无法在刑事判决书中表述就不能强制执行。若一定要为执行提供依据就要表述,如何表述?假设表述为“被告人某某犯罪所得继续追缴,没有个人财产的待成年后执行其以劳动所得的个人财产”,一方面存在监督执行难的问题,另一方面未成年人对自己行为的法律后果缺乏认识,此种表述无异于加重未成年被告人的负担,与我国对未成年人“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是相违背的。综上,如果被害人遇到的是成年被告人,被害人的损失就可能予以追回,而遇到了未成年被告人,被害人财物已经被未成年被告人挥霍的情况下,就无法追回损失和获得赔偿,遇到未成年被告人只能自认倒霉。

还有诸如判决主文中应写明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具体内容包括哪些?追缴的违法所得财物的金额是否应限于财物本身价值?对共同犯罪的被告人进行追缴或者责令退赔时,各自应按份额承担还是连带承担?未成年被告人和同案的成年被告人分案处理的情况下,能否按份减轻未成年被告人和成年被告人的追缴或者退赔责任?如果共同被告人中已有被告人对被害人的全部损失进行赔偿,是否还需要列明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内容?被害人明确表示不需要共同被告人中的一个或者几个赔偿,是否仍要将其列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人员中?第三人已善意取得的赃物适用追缴还是退赔?赃物已经灭失或存在其他无法鉴定情况时的退赔问题等等,均需要有明确的指导意见。

    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还需要考虑许多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具体规定和指导意见,才能使《刑法》第六十四条惩罚犯罪分子不能因犯罪而获利和被害人的财产性权利得到保护的法律宗旨得以实现。

第1页  共1页

编辑:聂瑄    

文章出处: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