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龙到贺州法院调研时强调: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 全力以赴攻坚克难 ·贺州中院院长为贫困村党员上党课 ·贺州中院新年第一天举行升国旗和廉政宣誓仪式 ·梁文在贺州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 ·贺州中院开展系列活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 ·喜迎十九大 先锋铸忠诚 ·光辉历程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关于社区矫正工作的调研报告

作者:樊伟彩  发布时间:2016-12-09 17:13:40


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坚持把判处缓刑、管制、暂予监外执行等人员统一纳入社区矫正范围,不断强化矫正力度,2010年、2011年分别有6名未成年被告人被适用缓刑,2012年有1名未成年被告人被适用缓刑,2013年有7名未成年被告人被适用缓刑,2014年有23名未成年被告人被适用缓刑,2015年有25名未成年被告人被适用缓刑,2016111月有15名未成年被告人被适用缓刑,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

一、八步区法院对未成年人进行社区矫正的基本做法

(一)把握案件源头

法院参与社区矫正,首先是要在案件源头上严格把关,刑法修正案(八)仅规定对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依法实行社区矫正。我院依照法律规定,从案件源头上把关,严格控制社区矫正的对象,即是对罪行较轻或者确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罪犯进行社区矫正。被判处缓刑人员均是犯罪情节较轻,并有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人员,这就从案件源头上把握了适用社区矫正的范围。

(二)重视审前评估

社区矫正适用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不关押不致再危害社会或确有悔改、不致再危害社会。法院在社区矫正工作中,需要确定犯罪人的社会危害性和再犯可能性,判决其是否适用社区矫正的范围,从而决定是否启动社区矫正。所以进行审前评估就显得十分必要,其中主要包括:犯罪分子的违法经历、家庭情况、受教育状况、成长背景、生活工作经历、经济状况、脾气、性格品性以及医学专家对犯罪分子进行的身心鉴别等,综合罪犯所在辖区派出所、司法所的意见,认真分析评估其行为危害性和再犯可能性,在综合各方反映和专家意见后加判决。

(三)注重庭审调查

为了更加全面的了解未成年被告人的成长经历、犯罪诱因等情况,我院在庭审中设立调查程序,即在庭审中对被告人的成长经历进行的调查,配合已有的调查报告以及询问法定代理人笔录,深入了解未成年被告人的成长经历,为对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进行社区矫正奠定坚实的基础。

  (四)搭建矫正平台

在社区矫正工作中,法院注重延伸审判职能,加强与检察、公安、监狱、司法、社区等部门的紧密配合,做好社区矫正工作的衔接,积极构建社区矫正与审判工作联动机制,将参与社区矫正工作贯穿于刑事审判工作的全过程,努力形成工作合力。许多法院深入企业建立帮教基地,为他们提供帮教的良好载体,使他们能够安心工作,安心矫正。对符合宣告缓刑基本条件的外籍地案犯,若在本地有相对固定工作单位的,协调其单位监管帮教,将其纳入单位所在地的社区矫正机构参加社区矫正。对于案犯户籍地监管帮教条件较好,本人又想返家的,则要求当地基层组织、派出所出具函件,负起责任。尽可能公平对待符合社区矫正条件的外籍地人员,真正落实监管帮教措施。

  (五)做好定期回访

在法院建立专门的社区矫正档案,对判处矫正的人员进行动态监管,做到一人一卷。规定矫正对象必须定期到法院汇报思想、学习、工作、生活情况,并写出书面材料,由法院梳理出存在的问题,帮助其改造;法院还要定期或不定期深入到家庭、社区、学校进行跟踪回访、考察。并且可以利用节假日召集缓刑人员召开座谈会,组织他们参加一些有益的社会活动,通过回访教育,增强相关人员的法律意识和守法观念,防止其违反法律法规或再次犯罪。

(六)落实依法矫正

对于社区矫正,必须做到依法进行帮教,将解除考察制度、撤销缓刑制度纳入到社区矫正工作之中。对于那些考察期内遵纪守法,认真接受改造的非监禁刑罪犯,在考察期满之日,法院会同公安、司法部门向他们送达《解除考察通知书》;对于极少数考察期间不认真接受改造,实施了违反规定的行为,法院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该撤销缓刑的就撤销,该收监的就收监,决不姑息迁就。目前,我院对1名矫正人员进行了撤销缓刑执行原判刑罚。具体的撤销程序是: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蔡某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我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其进行了开庭审理,经过庭审查明,蔡某犯新罪的事实成立,据此,我院在新罪的判决书中注明撤销缓刑,对其进行数罪并罚。

二、社区矫正工作存在的问题

(一)审前调查函回复周期过长

司法实践中法院等待审前调查回函的时间占据了案件审理的绝大部分时间。在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中,均为公诉案件,平均审理天数为12.33天,而审前调查函平均回复周期为11.16天,占整个案件审理时间的90.51%。另有4件案件因调查函回复不及时不得不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由于适用简易程序的公诉案件均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案件,因此在案件审理上多不存在疑难。此时决定结案时间的因素就在于审前调查回函的时间长短。

(二)调查回函内容过于简单

据调研,多数接收委托进行审前调查的基层司法行政机关对于审前调查函的回复过于简单,缺少相应的调查走访等相关材料来支持他们关于是否愿意接收被告人进行社区矫正的意见。由于缺少对被告人的居所情况、家庭社会关系、一贯表现、犯罪行为后果和影响、被害人意见、拟禁止事项等进行调查了解,形成书面材料,而仅以同意或不同意对其适用缓刑函复法院,不利于法院据此正确评估被告人对其所居住社区的影响从而做出合理判决。

(三)执行回执迟延送达

经调研发现,实践中适用社区矫正案件的执行回执迟延送达或不送达的情况较为严重。在调研的83件因判处缓刑而适用社区矫正的案件中,80%以上的县级以上基层司法行政机关未按规定将执行回执送达法院,其余送达法院的回执中约95%属逾期送达。这种情况的大量存在既不利于法院及时掌握案件执行情况,又可能加大被告人违反报到规定发生脱逃的风险。 

(四)互相推诿、监管难落实

该问题主要出现在被告人实际居住地与户籍地不一致的案件中。这类案件集中反映出以下问题:从被告人实际居住地及户籍地基层司法行政机关回函的材料均可得出对其适用缓刑不会对所在社区产生不利影响的结论,但户籍地基层司法行政机关从实际监管角度建议由被告人居住地基层司法行政机关对其进行监管,而实际居住地基层司法行政机关仅以被告人户籍不在本辖区为由而拒绝对其监管,造成法官对相应被告人适用缓刑存有顾虑。

(五)法院内部操作标准不当

目前八步区法院对于被告人适用社区矫正的案件一般要求被告人户籍地或暂住地的基层司法行政机关在审前调查的回函中必须明确表示同意对其适用社区矫正并愿意监管。在没有上述表态的情况下承办法官因为害怕适用错误,一般不敢大胆对被告人判处缓刑或其他非监禁刑而对其适用社区矫正。这种操纵标准把能否适用社区矫正的决定权转交到了司法行政机关的手里。以拟判处缓刑案件的被告人为例,决定被告人能否接受社区矫正的不是其是否对居住社区有无重大影响而是当地社区矫正部门同不同意接受他。据统计,截至2013年至今我院审结的未成年人案件有355490,而在社会调查报告中明确表示同意对未成年被告人适用缓刑对其进行社区矫正的人数只有56人,仅占全部人数的11.4%,而法官出于顾虑,对社会调查报告中没有明确同意适用社区矫正的不敢判处社区矫正,这就大大影响了社区矫正的适用范围。

三、对社区矫正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尽管目前法院在参与社区矫正时遇到一些问题和困惑,但积极参与社区矫正是符合社会发展潮流、切合现代司法理念、符合中国实际的重要工作,具有相当的合理性与必要性。因此,法院参与社区矫正应当尽可能地充分发掘现行法律框架下的可利用资源,同时应当适当创新,有选择地借鉴和移植合乎中国国情刑罚措施和非刑罚措施来为参与社区矫正服务,为将来社区矫正立法积累经验。

(一)完善社区矫正相关立法

虽然《刑法修正案(八)》明确将“社区矫正”纳入其规定的范围之内,但是其规定仍然相对分散和粗浅,不具备很强的可执行性。在实践中,社区矫正工作中的许多细节和问题无法直接得到法条的明确处理,使得很多相关的设想和功能都难以实现。因此,亟需加快立法进程,为社区矫正工作提供可靠的法律依据;   

(二)建立社区矫正专门机构和专业队伍

社区矫正工作的服务内容是较为广泛的,涉及到心理咨询、人际关系改善、技能训练、就业辅导、法制教育、缓解社会矛盾等各个方面,但从社区矫正的实践来看,社区矫正的工作人员的专业知识以及业务素质还不高,也没有专门的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选任机制。实践中,应当建立健全社区矫正各项机构,成立相对稳定专业的矫正人员队伍,从而对被矫正人员进行专业的、全方位的矫正。

(三)加强对社区矫正工作的监督

对于管理过程中有无违法犯罪行为,有无定期通报突发事件等相关事项的监督也存在在缺失。人民检察院是社区矫正工作监督的主体,但法律对于其如何行使监督权的额问题,没有予以明确,因此,监督工作缺乏实际的可操作性。因此,在实际工作的过程中,要加强社区矫正工作相关部门的工作衔接,建立与司法行政机关关于社区矫正的联动机制,从而将社区矫正工作落到实处。

(四)完善现有的非监禁刑的适用

主要考虑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扩大非监禁刑的适用范围,可考虑将初犯、偶犯、职务犯罪未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的、有自首或重大立功表现的、自愿认罪、确有悔改表现的罪犯、老年犯等不具有较大社会危害性的罪犯也纳入社区矫正考虑的范畴。二是建立和完善非监禁刑适用的听证程序以及罪犯人格调查程序,建立再犯预测机制。尽管现行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法院在适用非监禁刑时听取来自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综合评判罪犯的人身危险性和矫正可能性是必要的。三是细化非监禁刑的适用条件,充实非监禁刑的考察内容,明确罪犯的相关权利和义务及相应的法律后果,强化非监禁刑的执行性和操作性。针对未成年人可考虑另行设立特定的规范,由法官根据犯罪人的特别情况,要求未成年犯罪人在监外执行期间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例如规定未成年的被矫正对象要参加一定时间的力所能及的公益劳动,加大刑罚的力度,树立犯罪人的社会责任感;在一定条件下禁止其进入特定的场所(如网吧);在特定的时间段(如夜晚),禁止其离开特定的场所(如居住地);接受戒毒治疗,以及其他医疗;或者接受一定时间的法制教育或职业培训等等,从而减少犯罪诱发因素,提高改造效果。

(五)进一步深化细化人民法院内部操作规程

一是要增强工作的透明度,杜绝“暗箱操作”。法院在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时,要做到“阳光矫正”,即:努力争取党委、人大、政协等部门的理解、监督和支持,以增强工作的透明度。同时法院在审理可能适用社区矫正的案件时,应邀请政法委、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会各界代表参加案件的旁听、列席合议庭、检察人员列席审判委员会,并尽量吸收人民陪审员参加合议庭,使之成为常态化机制。与此同时,还应该通过定期或不定期地举办专题座谈会、作专题汇报等形式,使社会各界理解人民法院适用非监禁刑的原由和法律依据,理解人民法院将对非监禁罪犯的思想矫正工作渗透到裁判之前、之后的工作连续性。二是要与有关部门通力合作,加强沟通。人民法院要在这项工作中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争取主动,积极参与其中,实现与其他各部门在无缝对接,信息共享,形成合力,严格按统一的帮教方案进行帮扶,做到步调一致。三是要进一步规范程序和完善奖惩措施。目前,对于表现较差的监管人员,没有过硬的处罚手段,对表现特好的,也没有减刑的过硬手段。缺乏有效奖惩手段的管理依据和相应的制度,造成个别罪犯认为矫正和刑满释放区别不大,容易产生消极改造心理,因此法院须与其他部门合作,建议建全和完善增加刑罚和减少刑罚的措施,保证矫正工作的有效有序进行。

社区矫正工作,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法院在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时,除了考虑社会对犯罪的报应要求外,还应当综合考虑以适当、经济、人道的方式对罪犯予以矫正,刑罚不但是对罪犯的惩罚,而且更应当成为对罪犯人格的教育和治疗。尽管目前由于法律和制度方面的不完善,法院更要积极参与,积极探索,为将来制定统一的《社区矫正法》积累经验。

第1页  共1页

编辑:聂瑄    

文章出处: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