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龙到贺州法院调研时强调: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 全力以赴攻坚克难 ·贺州中院院长为贫困村党员上党课 ·贺州中院新年第一天举行升国旗和廉政宣誓仪式 ·梁文在贺州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 ·贺州中院开展系列活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 ·喜迎十九大 先锋铸忠诚 ·光辉历程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区域性留守儿童犯罪成因及预防——以广西贺州市为例

作者:邓绍江  发布时间:2016-12-09 17:10:47


【内容摘要】留守儿童问题老生常谈,又亟待解决。目前学者就此问题所做调研的成果往往“宽而泛”,其调研成果作为宏观的政策指导尚可,但作为微观的政策实施则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此次调研立足于审判,从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的审判工作经验出发,以贺州市近三年的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及预防成效为例,更侧重于对区域性留守儿童犯罪成因及预防问题进行调研,并在调研过程中作法学、心理学、审计学方面的论述与数据分析,其调研成果做到了“专而精”,将以点带面,更具有可执行性,更具有政策实施意义!

【关键词】区域性  留守儿童  犯罪  心理  成因  预防
     

引言: 随着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城市化建设进程随之加快,城乡二元结构之下农村劳动力流动加剧,由此衍生的留守儿童问题变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留守儿童问题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却又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纵观全国,已有众多的学者、机构据此问题做过调研,然而现有的调研报告所反映的调研成果往往“宽而泛”,所统计的往往是多市多县多省区的留守儿童问题,其调研成果作为宏观的政策指导尚可,但作为微观的政策实施则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本次调研立足于审判,不仅是对留守儿童问题进行调研,更侧重于对区域性留守儿童犯罪成因及预防问题进行调研,做到了“专而精”。 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在近几年审判及预防留守儿童犯罪案件方面经验丰富、成果丰硕,该庭获得了“全国法院先进集体的称号,此次调研将充分汲取该庭的先进经验,以贺州市近三年的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及预防成效为例进行调研,其调研成果将以点带面,更具有可执行性,更具有政策实施意义!

 

一、当前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问题的成因及现状

留守儿童,在法律上又界定为留守未成年人,是指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流动到其他地区,孩子留在户籍所在地并因此不能和父母双方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未成年人(因表述需要,在本文涉及法律问题时,留守儿童又会被表述为“留守未成年人”,但不影响文章结构,希望读者引起重视)。留守儿童包括完全留守即父母都不在身边的情况和不完全留守即父或母有一方不在身边的情况。留守儿童没有父母的贴身照顾,容易导致“亲情饥渴”,这体现在留守儿童内心较为封闭、情感冷漠、冲动易怒、渴求社会关注。与此同时,由于青少年具有较强的模仿性,但其本身并不能较好的辨别是非,一些留守儿童通过不良的电影、小说、网络影响,极易走上犯罪道路。据统计,截至2014年末贺州市总人口为238.05[],其中外出务工人数占总人数的35%[](即238.05万×35%83.32万),截至20158月共排查出留守儿童28588[],初步确定2016年贫困户65266273310[]。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流,导致留守儿童缺乏家庭监管,是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问题的重要原因。

结合贺州市近三年留守儿童犯罪的几项主要数据,当前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特征:

(一)犯罪类型大部分属于侵财犯罪及暴力犯罪。近年来,虽然留守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和犯罪人数总体呈上升趋势,但犯罪类型较为单一,主要以侵财犯罪及暴力犯罪为主,即以盗窃、抢劫、抢夺、故意伤害、强奸和聚众斗殴六种类型为主。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受理本院辖区内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刑事案件和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贺州市昭平县、富川瑶族自治县、钟山县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承担对审结案件的未成年罪犯的考察和帮教、维护少年儿童和妇女权益的法制宣传教育的特色职能。该庭近三年共审结的276件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留守未成年人犯罪为174件,其中两抢一盗案件112件(抢劫58件、盗窃46件、抢夺8件),故意伤害23件,强奸18件,其他类型案件21件。这表明,常见侵财案件和暴力犯罪案件所占比例约占88%

(二)犯罪低龄化及文化程度低。近三年来贺州市八步区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所审结的留守儿童犯罪案件中,犯罪主体低龄化和文化程度偏低是留守儿童犯罪的另一个重要特点。该庭近四年所审结的案件中,14-16周岁犯罪留守未成年人犯罪所占比例约为39%17-18周岁犯罪留守未成年人犯罪所占比例约为63%均高于贺州市外出务工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其中约20%的留守未成年犯是小学未毕业便辍学在家;约70%留守未成年犯则是初中未毕业便辍学;约10%留守未成年犯则是中专一年级文化。这些留守儿童因为有辍学经历,在没有完成学业、没有足够谋生技能的情况下,出到社会后就很容易实施犯罪行为,走向犯罪道路。值得一提的是,近两年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在总案件中的比率有所下降,其中14-16周岁犯罪留守未成年人犯罪所占比例约为36%17-18周岁犯罪留守未成年人犯罪所占比例约为59%仍高于贺州市外出务工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

(三)拉帮结伙、团伙作案的特点。综合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的审判资料显示,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还有拉帮结伙、团伙作案等特点。留守儿童在家无父母管教,且过早辍学,辍学后无所事事,常与社会上闲杂人员来往,迷恋上网,为此,他们往往会基于哥们义气聚集一起,拉帮结伙,实施团伙作案,且常常因为年少无知,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团伙作案中敢想敢干,积极实施犯罪行为,在共同犯罪中处于主犯的地位。而主要团伙作案所涉及的罪名为盗窃、抢劫、抢夺等侵财犯罪。

(四)贺州市留守儿童罪犯的心理特征。当前贺州市留守儿童罪犯文化程度低及低龄化,且主要犯罪类型为侵财犯罪和暴力犯罪,并具有团伙作案的特征。而造成上述特征的原因主要表现在留守儿童的父母长期在外务工(结合上文,贺州市外出务工人口数占到了总人口数的35%),对留守儿童学业不重视,留守儿童辍学或逃课后常无所事事或混迹网吧、沾染毒瘾等。这些留守儿童的父母长期未在留守儿童的身边约束孩子的花钱习惯,又未能提供相应财力供他们挥霍,且相关教育部门未能够及时发现或者引起重视,导致这些留守儿童在上网、吸毒并且没有钱使用时,会三五成群的去实施抢劫、抢夺、盗窃等侵财案件,在上网或者其他途径受到色情信息的蛊惑时,因为没人约束又会去实施强奸等行为。导致贺州市留守儿童出现上述问题或者特征的心理原因是什么?这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所谓心理特征,就是个体在社会活动中表现出来的比较稳定的成分,包括能力、气质和性格[]。笔者认为,这些留守儿童罪犯的心理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①从能力上看,贺州市的留守儿童罪犯具有认知能力较差、模仿能力较强、社交能力畸形等特征。这些留守儿童本身就是弱势群体,因缺乏相应的监管教育,导致其对事物的认识存在偏差,容易产生错误的世界观、价值观;所见即所知,所知后所行,当这些留守儿童不适时的出现在了一些不恰当的场所或者认识了一些于社会无益的人时,其模仿能力就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然而这种较强的模仿能力,往往会导致其更加迅速地误入歧途;误入歧途又间接地导致这些留守儿童的社交能力畸形,他们往往只会和一些社会不良青年交往,而却不屑于与那些品格优秀的人结交。2、从气质上看,贺州市留守儿童罪犯具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性情忧郁等气质。主要体现在,在案件庭审中,他们往往避重就轻,不愿和盘托出他们所犯的罪行,在庭审教育阶段也不愿意与庭审法官或者介入庭审的心理专家进行过多的心理交流。3、从性格上看,贺州市留守儿童罪犯具有悲观厌世、冲动易怒等性格特征。这些留守儿童在其成长过程中,缺乏亲情呵护,易遭到外界的歧视,在学校教育中也是不容易被老师关爱的群体之一,在受到这些刺激或者遭遇后,其悲观厌世、冲动易怒的性格在特定环境下会体现得淋漓尽致。

二、当前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审理中存在的问题和难点

1、法定代理人不到庭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当通知未成年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贺州市留守儿童的父母大多是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困难才选择外出务工,而某些留守儿童涉嫌犯罪时,在法院通知家长作为法定代理人出庭的情况下,其家长往往因为高额的往返费用、时间成本及淡薄的法律意识而不愿到庭参与诉讼,这意味着该案不能如期开庭进行审理,影响了案件的审判效率。此种情况下,主办法官须另行通知未成年被告人的其他成年亲属或者未成年被告人所在学校、单位、居住地的基层组织或者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到场,另行排期审理。此外,由于留守未成年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不到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在处理时法官无法就民事赔偿部分展开调解工作,缺席判决,而又因为被告人未对被害人进行赔偿,无法取得被害人谅解,从而可能会加重留守未成年被告人的刑罚和加剧被告人和被害人双方的矛盾。

2、情况调查报告及法庭教育不具有针对性问题。由于涉嫌犯罪的留守儿童多数过早辍学,辍学后常外出务工,在其回到本地犯罪时,当地司法机关出具的涉案留守儿童的情况调查报告往往不够客观、真实,而家长又常年外出务工,对自己孩子的情况也是知之甚少,一问三不知,这导致庭审时法官教育不能对个案进行针对性的教育,从而不能真正实现法庭教育的目的。

3、涉案留守儿童因缺乏监管帮教条件,很难判处非监禁刑。法院对初次犯罪的未成年人,往往是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当留守未成年人能够继续接受教育,有监管帮教条件时,判决往往会判处非监禁刑罚。但法院在决定是否适用非监禁刑前,须对留守未成年人罪犯进行必要的调查,而情况调查报告显示对留守未成年人罪犯的人格、品行并不了解,对罪犯的人身危险性、社会危害性、再犯可能性缺乏准确判断。而且,由于留守未成年被告人的父母常年外出务工,对自己孩子关心和教育甚少,当孩子一旦犯了错,则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拒绝到庭参与诉讼,任由法院判之,加上留守未成年被告人户籍所在地或居住地的基础组织或保护组织也无法对其进行监管。这导致部分留守未成年被告人犯罪情节较轻的案件在是否适用非监禁刑上存在困难,而司法实践中,这类案件往往又由于留守未成年被告人因缺乏监管帮教条件,无法对其适用非监禁刑。

三、当前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在审理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及预防留守儿童犯罪方面所做的举措及取得的相应成效

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在近几年审判及预防留守儿童犯罪案件方面经验丰富、成果丰硕,该庭获得了“全国法院先进集体的称号。在司法实践中,该庭主要摸索出了以下举措,并取得了相应的成效。

1、加强普法宣传。抓好内因,不断提高留守儿童自身的综合能力。八步区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积极参与普法教育活动,通过普法进校园、社区普法、六一普法、五四普法等活动,引导留守儿童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把握好自己人生的方向。并在学校老师、社区工作人员的协作下,促使留守儿童认真完成学校教学内容,学习、掌握好基础文化知识,多阅读,不断增加课外阅读知识,学习各种技能,为以后的生存和发展做好准备。定期组织留守儿童参与文体娱乐活动,丰富他们的文化生活,使他们切实感受到集体的温暖,弥补亲子关系缺失,减少对其人格健康发展的消极影响,敦促留守儿童多交良师益友,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行为习惯,增强抵抗外界不良诱惑的能力。在做法普法宣传时,该庭会选择年前、年后这段留守儿童家长密集返乡的时间,联系学校、社区组织家长到会场听取普法宣传,领取宣传材料,促使留守儿童的家长在外务工时多通过电话、视频等与孩子保持联系、关心孩子的生活、学习,在心理咨询师的指导下让家长把关注孩子的生活放在第一位,让留守儿童体会家庭温暖。在家庭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建议家长返乡就业。普法宣传后,该庭还会留置普法宣传展板在各个学校,并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与各学校的法制教育领导保持联络,不定时的在各个展板更新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法规。

2、建立多部门联动机制。在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的主持参与下,当前贺州市建立了以法院为主导,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教育局、妇联、团委、关工委、老干局等部门共同参与的以保护未成年人、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为目标的多部门联动机制。该多部门联动机制在未成年人需要救济时能够提供人力物力的支持;在未成年人涉嫌违法犯罪时能够保障未成年人获得相应的司法救济;在普法宣传时能够组织协调,做到分片区的进行,防止因信息不通导致的重复宣传与宣传不到位等情况发生。同时,法院、检察院等司法、检察机构能够密切关注最新颁布实施的有关未成年人的法律法规,并及时的复印或电子邮件送达各参与联动机制的部门,让各部门积极更新法律知识,与社会法制建设发展接轨。

3、引入心理评估机制及心理专家参与庭审机制。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不仅审理贺州市八步区的未成年人案件,还通过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集中管辖了整个贺州市的未成年人案件,因而案件数量众多。在此情况下,该庭未能保证每个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都能够引入心理专家参与庭审,因此特别把这一块留给了留守儿童,在心理专家的协助下,有针对性的对留守儿童的心理特征进行评估,分析其犯罪成因,通过庭审教育、庭后回访等方式去引导留守儿童罪犯建立与其年龄阶段相适应的能力、气质与性格。另外,该庭引入心理评估机制,在每个案件的审查中,都会注重审查检察机关是否提交未成年人心理评估报告。通过上述方式预防未成年人罪犯再次犯罪,有效地降低了再犯罪率,数据显示,该庭自20121225日成立以来,仅有一起留守儿童犯罪案件的孩子再次犯罪,充分显示上述举措成效显著。

4、建立青少年法制教育基地。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立足于审判,为从根源上减少青少年违法犯罪,牵头与区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宣传部、妇联、团委、教育局等单位部门共同建成了“八步区青少年法制教育基地”。该基地总投资30多万元,占地约180,由少年法庭、模拟法庭、法制微电影放映室、法制教育展厅等部分组成,用青少年喜闻乐见的漫画、图片,配以多媒体技术引领,让青少年在轻松娱乐的氛围中感受法制教育,在潜移默化中养成敬法、学法、守法、用法的好习惯。同时,依托该基地整合的资源,各共建单位相互配合、各司其职,从家庭、学校、社会、司法服务、心理咨询、法律维权等方面给予青少年教育引导和保护,构建全方位、多层级、一体化的法制教育基地平台,努力营造全社会共同关心、支持、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的良好氛围,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青少年违法犯罪。2015年至2016年,该教育基地共接待1100多名师生、青少年参观学习,深得参观者的喜爱和称赞。

值得一提的是,结合上文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成因部分的分析,可知近两年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在总案件中的比率有所下降,其中14-16周岁犯罪留守未成年人犯罪所占比例约为36%17-18周岁犯罪留守未成年人犯罪所占比例约为59%除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及该院的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的上述举措外,贺州市政府及其各职能部门也在积极的创造就业机会,敦促以及支持农民工返乡就业,这也是近两年贺州市留守儿童犯罪案件下降的一个原因。

四、区域性留守儿童犯罪成因及预防

当前贺州市预防留守儿童犯罪的空前成功,得益于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及该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在多年审判工作中的摸索,以及与其法院建立联动机制的各单位的共同努力。但每个区域有每个区域的地情与社会发展条件,贺州市将作为一个样本,给区域性留守儿童犯罪的预防提供思考和借鉴。笔者认为,通过本文关于贺州市相关方面及相应举措的分析,可以为各省市关于留守儿童犯罪的成因及预防提供一个普世性的、有社会影响意义的决策样本。

首先,就区域性留守儿童犯罪成因方面,各省市可以针对其地情、社会发展状况,对该区域留守儿童犯罪的犯罪类型、年龄层次、文化程度、犯罪特征、心理特征的进行分析,为作出预防决策提供依据与参考。

其次,在预防留守儿童犯罪方面。可以参考贺州市的各项举措,具体如下:①努力发展农村经济,为留守儿童父母提供就近务工的岗位。由政府及其各职能部门去引导农民工返乡就业,为留守儿童提供监管保障。②加强普法宣传,由相关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等部门去进行普法宣传,具体宣传措施可参照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的模式,笔者认为还可以通过微信、QQ等现代通讯工具进行普法宣传。③建立健全多部门联动机制。具体措施可以参照贺州市,但笔者建议除上文所述的各部门之外,还可以把各村委会、居委会纳入在内,并建立相应的数据统计网站及亲子互动网站,为决策提供依据。就贺州市而言,该市仅是建立了多部门联动机制,尚未健全,可以在目前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外出务工人员及其留守家属的数据统计及亲子互动网站,使贺州市在关注留守儿童方面的决策更有数据依据及可执行力。④引入心理评估机制及心理专家参与庭审机制。贺州市八步区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在这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各省市也可以参考。结合贺州市的社会发展条件,笔者建议在贺州市多所中小学建立心理咨询室、法律宣传栏。⑤建立青少年法制教育基地等法制宣传教育基地,笔者认为宣传不能仅靠运动式的宣传,如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这样建立一个固定的法制教育基地可以容纳更多的中小学生参观学习,使他们更好学法、懂法、用法,以便降低犯罪率。

综上,笔者认为,解决留守儿童犯罪问题任重而道远,需要多方努力,贺州市在这方面的各项举措可以作为借鉴,但不能生搬硬套,需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希望本文所提出的观点能给各省市在解决区域性留守儿童犯罪问题时做出决策贡献绵薄之力!

致谢: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的领导同事提供数据支持及相应建议!

 



[①]来源:广西年鉴统计-2015

[②]来源:贺州微就业,http://www.aiweibang.com/m/detail/

[③]来源:中国贺州传媒,2015821日讯,http://gx.people.com.cn/n/2015/0821/c367953-26071958.html

[] 来源:自治区扶贫办,2016318日,http://www.gx.xinhuanet.com /topic/2015gxfb/2016-03/18/c-

[] 百度百科

第1页  共1页

编辑:聂瑄    

文章出处: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