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中院新年第一天举行升国旗和廉政宣誓仪式 ·梁文在贺州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 ·贺州中院开展系列活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 ·喜迎十九大 先锋铸忠诚 ·光辉历程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附条件不起诉制度运行情况的调研

———以G省H市为样本

作者:贝春芳、樊伟彩  发布时间:2015-12-21 10:50:41


内容提要201311日起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犯罪增加了一章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其中第二百七十一条至第二百七十三条规定了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这就对附条件不起诉的法律地位做出了明确的规定。本文通过对GH市二年来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附条件不起诉制度运行情况进行调研统计,分析H市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适用率低的原因,并提出一些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意见和建议。 

 

关键词:未成年人    附条件不起诉    运行情况

 

 

笔者以一则案例引入本文的调研:2013411日中午,因与同事李某发生了争吵,小陈(1995107日出生)不服气,当日15时许,在贺州市八步区某美发沙龙二楼宿舍内,小陈将其同事放在房间的一台联想牌笔记本电脑(价值3060元)盗走。案发后,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小陈于当月14日将该笔记本电脑退还给李某,并于当月20日到公安机关投案,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盗窃他人财物的事实。201378小陈被起诉到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小陈虽然犯盗窃罪,但具有自首情节,并退还了赃物,对其单处罚金一千五百元。由于一时的错误观念,当年准备参军的小陈错过了报名时间,并且小陈认为他自己犯过罪,有了污点,不符合参军的条件,以后也不准备去当兵了。试想,如果检察机关当时对小陈适用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或许小陈的命运将有很大不同。

一、           现实困境——H市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适用率较低

(一)H市检察院二年来适用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情况

新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于未成年人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但有悔罪表现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人民检察院在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以前,应当听取公安机关、被害人的意见。

自新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据统计,2013年,H市共有4名未成年被告人被检察院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并最终顺利通过考察,被免于起诉;2014年共有3名未成年被告人被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并最终顺利通过考察,被免于起诉。

H市附条件不起诉在实践运行中主要存在以下特点:1.适用率较低,目前各基层检察院的附条件不起诉工作只是在探索尝试阶段,没有大规模开展,也没有形成常态化机制。2.适用对象特定。目前各基层检察院附条件不起诉适用对象均为在校生、城镇居民,而在农民出身、外地的、留守的未成年被告人中则没有适用。3.适用标准不统一。由于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具体的指导标准,检察官的业务素质参差不齐,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条件、考察标准等都不统一,使检察官在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时具有较大的任意性,造成类似的案件具有不同的处理结果。

(二)H市法院二年来审结的未成年人案件情况分析统计表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需同时满足四个条件:第一未成年人涉嫌犯罪属于刑法分则第4 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5 章侵犯财产罪6 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第二未成年人所涉犯罪可能判处1 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这里的刑罚是可能的宣告刑而非法定刑第三符合起诉条件即案件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第四未成年人具有悔罪表现。下面笔者通过对H市法院20132014年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情况进行分析,统计事实上符合附条件不起诉适用条件的人数,从而统计附条件不起诉的应然适用率,便于与附条件不起诉的实际使用率进行对比。

2013年,H市共审结未成年人刑事案件96131人,被判处一年以下(含一年)有期徒刑、拘役的有43人,约占被判刑总人数的32.82%;被判处一年以上三年以下(含三年)有期徒刑的有47人,约占被判刑总人数的35.88%;被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有32人,约占被判刑总人数的24.43%;被判处缓刑、单处罚金的有9人。具体人数分布见下图。

 

2013年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情况统计表(96131人)

 

案由

刑期在一年以下人数

刑期在一年以上三年以下人数

刑期在三年以上人数

缓刑人数

单处罚金

人数

盗窃

29

1

1

 

1

抢劫

3

22

18

2

 

抢夺

3

3

 

1

 

强奸

 

5

11

 

 

故意伤害

4

10

 

3

 

非法拘禁

1

 

 

 

 

放火

 

1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1

交通肇事

 

1

 

 

 

寻衅滋事

2

 

 

 

 

贩卖、运输毒品

1

 

2

 

 

聚众斗殴

 

3

 

1

 

敲诈勒索

 

1

 

 

 

合计

43

47

32

7

2

 

2014年,H市共审结未成年人刑事案件101160人,被判处一年以下(含一年)有期徒刑、拘役的有41人,约占被判刑总人数的25.63%;被判处一年以上三年以下(含三年)有期徒刑的有69人,约占被判刑总人数的43.13%;被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有31人,约占被判刑总人数的19.38%;被判处缓刑的有19人,约占被判刑总人数的11.88%。具体人数分布见下图。

 

2014年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情况统计表(101160人)

 

案由

刑期在一年以下人数

刑期在一年以上三年以下人数

刑期在三年以上人数

缓刑人数

盗窃

25

2

1

3

抢劫

6

43

11

7

抢夺

2

1

 

 

强奸

 

5

10

 

故意伤害

5

14

8

6

贩卖、运输毒品

3

3

1

 

故意毁坏财物

 

 

 

1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1

交通肇事

 

 

 

1

聚众斗殴

 

1

 

 

合计

41

69

31

19

 

    通过以上的数据我们看到,在法院2013年判决的96件案件131人中,符合附条件不起诉条件的未成年人即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犯罪,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含拘役、缓刑、单处罚金),符合起诉条件,且有悔罪表现的有52人,占全部未成年犯的39.69%H市检察院2013年仅对4名未成年人适用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仅占全部未成年犯的3.05%,占全部符合附条件不起诉人数的7.69%

在法院2014年判决的101件案件160人中,符合附条件不起诉条件的未成年人有59人,占全部未成年犯的36.88%H市检察院2014年对3名未成年人适用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仅占全部未成年犯的1.88%,占全部符合附条件不起诉人数的5.08%

通过以上的对比分析,我们看出,新刑事诉讼法实施二年来H市检察院对未成年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比例非常低,2013年在符合条件的52名未成年被告人中仅对4名被告人适用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2014年的比例比2013年更低,仅对3名未成年被告人适用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

(三)我国其他地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适用情况统计

综合考虑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条件,实践中,50%以上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都符合附条件不起诉适用条件。因此,检察机关应当在半数左右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适用附条件不起诉,才比较符合立法预期。[1]

1.2013年东北三省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率统计,A 省各级检察机关 2013 年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率仅为 1.98%B 省 各级检 察 机 关 2013 年附条件不起诉占比仅为 1.58% C 省各级检察机关 2013 年适用附条件不起诉 55人,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率仅为 2.68%[2]

2.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 2013 年上半年仅在 3 6 人中适用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率为 2.3%[3]

3.西南地区 C 市某区检察院2013 年审查起诉未成年犯罪嫌疑人 70 人, 适用附条件不起诉 3 人,适用率为 4.3%.[4]

4. 岳阳市下属十个基层人民检察院,2013年至2014年上半年共受理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130件共计237人,其中适用附条件不起诉16人,整体适用率为7.17%.[5]

二、       原因分析——法律规定的概括性及“案多人少”的压力是制约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适用的主要因素

有关未成年人矫正研究发现,未成年人越早介入刑事司法,其被标签为罪犯的概率以及自身对此认可程度越高,其未来成为惯犯的机会越高,越不利于其自我改过自新[6]对符合不起诉条件的未成年人,由于罪行较轻,且这些未成年被告人在庭审中均有悔罪表现,如果能够在提起公诉阶段解决这些案件,意义十分重大,那么为什么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在实践中不愿意对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呢?

笔者通过对H市基层检察院50名检察官进行问卷调查及电话访谈,了解到检察官在办理案件时不愿意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原因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

1.法律规定不明确。由于现行法律对附条件不起诉制度规定比较概括,容易出现检察权滥用的情况,有损检察机关公正执法的形象。

2.附条件不起诉适用程序过于繁琐。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如果检察机关欲对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必须进行讯问社会调查监督考察,征求公安机关被害人的意见,还必须取得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同意同时,最高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32 条规定: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审查意见,应当由办案人员在审查起诉期限届满十五日前提出,并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拟定考验期限和考察方案,连同案件审查报告社会调查报告等,经部门负责人审核,报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决定。”45 条规定: 考验期届满,办案人员应当制作附条件不起诉考察意见书,提出起诉或者不起诉的意见,经部门负责人审核,报请检察长决定。”从以上规定可知,如果检察机关严格遵守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进行操作,适用附条件不起诉,需要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虽然适用附条件不起诉,能够减少进入审判执行阶段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数量,但是却将工作负担转移给了检察机关,从而使检察机关工作负担大为增加[7]现阶段检察机关检察官也有“案多人少”的压力,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本身办案程序繁杂,再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增加了检察官的工作量,使得办案人员不愿办理此类案件。H市检察院已经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审查起诉进行了集中管辖,指定一个辖区基层院统一进行公诉,并成立了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办公室统一负责未成年人案件,但目前该办公室仅配备二名检察官,这二名检察官的日常办案任务已经相当繁重,无法再对过多的未成年人进行专门的考察,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适用率。

3.缺少专门的考察帮教机关和健全的考察帮教机制,目前刑诉法规定附条件不起诉由检察机关进行考察,缺乏多部门联合帮教的长效机制,使检察机关对附条件不起诉未成年人的考察难度增大。

4.对“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把握不准。对法定刑在有期徒刑一年以上刑罚,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综合各项因素是否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难以把握。检察机关的“量刑”经验相对缺乏,难以保证司法公正实施。

5.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有损法律的公平,宪法明确规定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若对一些未成年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是法律适用上的不公平,容易造成司法不公。

6.有超越法定职权的嫌疑,附条件不起诉使一些本该受到审判的嫌疑人未经审判而免于起诉,侵犯了法院的审判权。

三、       理性反思——提高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适用率的意见和建议

李斯特为首的刑事社会学派创立的教育刑罚论认为,失足少年是正在不断发展的个体,对他们进行定罪量刑,不但要依据法律法规,还应当考虑其所处的社会境遇生活环境身心发育状况教育程度等各种因素,尤其应当考虑未成年人犯罪人重返社会后是否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社会生活[8]对于能够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未成年人,检察院却不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带来三个很不利的问题:(1)不利于未成年犯罪人员认罪悔罪,改过自新。附条件不起诉的目的,旨在为犯罪嫌疑人提供一个在非监禁环境中复归社会的机会,使其免受刑事起诉的耻辱,给更多没有前科劣迹、主观恶性较小且涉嫌罪行较轻的犯罪嫌疑人提供改过自新、尽早回归社会的机会,减少社会的对立面。如对其判处短期刑或缓刑,等于贴上了“罪犯”标签,会使他们降低自尊与自信,增加重返社会的难度。有的被“羁押”后被“交叉感染”,产生反社会情绪,甚至于自暴自弃,重新走上犯罪道路。同时,接受过判刑后,在就业、升学等方面可能受到直接的歧视和阻碍,子女的教育培养、家庭的经济生活等也将受到不良影响。而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通过犯罪人自愿履行义务,从而达到被免于起诉的目的,不仅起到了对犯罪人惩戒、警戒、教育和改造的目的,也避免了采取刑罚手段导致犯罪人对国家、社会产生仇视和报复心理,有利于未成年犯罪人员认罪悔罪,改过自新。(2)不利于节约司法资源,降低了诉讼效率。建立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旨在缓解有限的司法资源与日益增长的犯罪率之间的矛盾,让有限的司法资源发挥最大的效率。[9]当前,重新犯罪率上升、监狱人满为患、司法系统不堪重负的矛盾十分突出。因而,在司法资源十分紧张的情况下,要求每一案件都经历侦查、起诉、审判等每个诉讼阶段,不仅会使整个刑事司法系统工作量加大,造成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巨大浪费,也使那些简单的案件毫无必要地经历了复杂的诉讼程序。解决案多人少的矛盾、减轻工作压力的唯一办法就是保证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对案件进行适当的分流分类处理,凡能在上一个诉讼环节解决的问题就不推到下一个诉讼环节。建立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就是在检察环节分流案件,缓解审判压力,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诉讼效率的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法。附条件不起诉既能减轻检察院和法院的出庭公诉和审判的压力,又可集中司法资源办理重大复杂的案件,是提高诉讼效率、降低诉讼成本的治本之策。(3)不利于被害人合法权益的保障。司法实践中,刑事案件中犯罪人被判刑后,受害人造成的困顿和伤害并未因此而减轻,而如果对该被告人采取附条件不起诉措施,也能促使未成年被告人及其家长积极弥补其犯罪行为所造成的伤害,这也为被害人获得民事赔偿提供了实现的可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对被害人权益的保护。 

    对于提高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适用率,我们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进行:

1.转变办案人员的观念。贝卡利亚在《论犯罪与刑罚》中说到:“对于犯罪最强有力的约束力量不是刑罚的严酷性,而是刑罚的必要性……因为,即便是最小的恶果,一旦成了确定的,就总令人心悸。”对于一些涉嫌轻罪的未成年人,一旦进入审判程序,即使所受的刑罚很轻,对他们所造成的影响也是相当大的,因此,大力倡导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转变检察机关办案人员的观念,贯彻“少捕、慎诉、少监禁”的理念,能不诉就不诉,进一步提高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的适用率,将会有更多的未成年人获益。

2.充实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查起诉队伍。未成年人案件诉讼程序繁杂,办理未成年人案件比办理普通的刑事案件需要更多的精力,因此,在“案多人少”的情况下,要求检察官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对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均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会大大增加检察官的工作量,降低办案质量。因此,充实检察机关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查起诉队伍,提高办案人员业务水平,对提高附条件适用率十分必要而且可行。

3.少审法官提前介入。在德国,为防止裁量权的滥用,无论是少年刑事司法还是普通司法检察官审查起诉阶段,未成年人附条件转向处分均由检察官和法官共同掌握,由法官和检察官共同作为该制度的处分主体。[10]针对部分检察官提出对“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把握不准的问题,我们认为,实践中可以参照德国的做法,对于检察官不能确定某个未成年人所犯罪行的宣告刑是否可能被判处一年以下刑罚的时候,可以申请少审法官提前介入,少审法官对案件的量刑提供参考意见,以便对案件量刑进行准确的把握,提高适用的准确度。

4.减少检察官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制约因素。域外被害人及其他司法机关对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机关的制约较少,美国华盛顿州的检察官甚至具有最终裁量权。[11]我国立法对附条件不起诉决定的制约十分严格,既有来自检察机关内部的制约,又有公安机关及被害人的制约,多重制约能够防止检察官裁量权的滥用,然而现实情况是目前各检察官对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不但没有滥用,反而过于保守、克制以及谨慎,因此,逐步减少检察官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制约因素,赋予检察官相对的自由裁量权,才能充分发挥附条件不起诉的应有作用。

5.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相关制度。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因此,现实操作中,必须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对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具体操作制度,既可以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提供操作依据,也可防止裁量权的滥用。

1)送达书信,健全告知制度。即检察机关在办理到符合不起诉条件的未成年人案件时,要向犯罪嫌疑人及其家长送达书信,及时将该情况告知犯罪嫌疑人及其家长,由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家长主动提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申请,这样既可规范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提起程序,也可以得到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家长的主动配合,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奠定基础。

2)召集会议,健全决定程序。首先是听证制度,即检察机关对准备适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案件,进行一个特别听证程序,召集公安机关办案人员、被害人、未成年人居住社区代表进行听证,听取相关人员的意见,为是否适用附条件不起诉提供重要的参考意见。

3)联合帮教,健全考察机制。刑诉法规定了由人民检察院对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进行监督考察,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监护人,应当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加强管教,配合人民检察院做好监督考察工作。但笔者认为,将检察机关规定为唯一的监督考察机关,不仅增加了办案人员的工作压力,也不利于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考察,因此,我们认为,对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进行考察应由检察机关主导,具体的考察工作应由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居住的社区来承担,最好可将被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纳入社区矫正中,由社区矫正机构依照《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的有关规定进行考察。

四、结语

 

    在我国刑诉法中明确规定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使保障人权与惩罚犯罪相得益彰,彰显了我国诉讼法制的进步与发展。但是立法技术的不成熟,限制了该制度的功能,难以发挥其应有的效果。只有对该制度进一步细化,明确相关机制,才能将对未成年人“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落到实处。

第1页  共1页

编辑:黄奕俊    

文章出处: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