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龙到贺州法院调研时强调: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 全力以赴攻坚克难 ·贺州中院院长为贫困村党员上党课 ·贺州中院新年第一天举行升国旗和廉政宣誓仪式 ·梁文在贺州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 ·贺州中院开展系列活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 ·喜迎十九大 先锋铸忠诚 ·光辉历程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未成年犯罪心理的形成与预防

——对贺州市未成年犯罪典型个案的分析

作者:樊伟彩、王则翰  发布时间:2015-12-15 15:23:58


 

     于某,男,犯罪时16岁。作案手段为某日下午手持菜刀进入某银行营业大厅。徘徊数分钟后,拿刀在业务窗口处在柜台处连砍几刀,在营业员组织并质问后,在玻璃上继续连砍几刀后,大喊:“打劫,我要打劫。”银行员工见状便按响警铃报警,并用遥控器将营业厅大门关闭。于某看见厅内客户陆续离开且营业厅大门徐徐拉下时并未逃离现场,而是将刀放在业务窗口的柜台上,双手环抱胸前在原地站着。当公安干警赶到时,于某自动先行举手等候被抓。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检察院以抢劫罪追究于某的刑事责任,人民法院在审理过后认定于某内心真实意思并非要抢劫银行,而是基于空虚无聊而故意破坏骚扰银行正常工作秩序和公共秩序,以达到其要体验监狱生活的不健康心理需要,客观上实施了在公共场所闹事的行为,并造成了银行暂时停止营业破坏骚扰公共秩序的后果。法院本着对未成年被告人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认定于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家庭及背景:于某出生于农民家庭,有奶奶、父母、一个姐姐、两个妹妹;父母长期外出务工,从小跟随奶奶生活;初二时辍学,辍学后无所事事;外表斯文温和,个性倔强,话少,木讷内向,不善与他人交流沟通。

      心理评估:在专业上的建立去案主的信任关系,从日常生活着手,通过行为和态度评估认定案主的心理健康程度处于亚健康状态。从scl90的测评结果来看,案主的人际关系敏感和抑郁两个指标等级为3(中度),其他指标的等级为1(正常)。通过基础评估了解到案主的问题基本来自家庭环境,因为留守的关系,加上案主本来内向的性格特点,导致了本案的发生。

      1、个体原因

      未成年人犯罪的发生,往往与其年龄、身心发展水平相适应。14 岁至 18 岁是青少年向成年人过渡的时期,即人们常说的“青春期”。这一时期的青少年心理构成易变,情绪不稳定,容易冲动,看待问题往往只停留于片面,易受到周围事物的暗示,也容易盲从,加上大多数未成年人法律知识贫乏、法律意识淡薄,被犯罪心理学家称为“危险期。”这段时期未成年人易表现出的有生理发育与心理发育不同步的矛盾;不断增长的物质需要与尚未独立的经济地位的矛盾;渴望被关爱与急于自主独立挣脱家庭束缚之间关系的矛盾;性心理和生理的成熟所带来的欲求与道德、法制的矛盾;活动范围和能量扩大与认知水平的矛盾等等。这些矛盾状态以内潜的或者外显的形式表露出来,造成未成年人格异常,并成为犯罪行为的心理动因。

       2、家庭原因

      家庭环境对未成年人犯罪心理产生的影响家庭是未成年人出生后所接触的主要生活场所,也是他们走向社会化的起点。在未成年人的成长过程中,家庭环境对未成年人健全人格和心理的形成具有非常直接的影响,从心理学角度上来讲,人的童年经历对人一生都会产生重要影响,尤其 5 岁之前对孩子的影响是最大的,就像是盖楼的时候打地基一样,5 岁之前即是未成年人日后心理形成的地基。而 5 岁以前,未成年人所接触最多的也就是家庭教育,可见家庭教育对于未成年人生活方式的形成、生活目标的确认以及社会角色的定位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家庭是个人生活和成长的第一课堂,在父母身上潜移默化得到的观念和技能是人成长和生存的基础,家庭环境如何,直接决定和影响着子女的健康成长和发展。良好的家庭环境和家庭教育会为未成年人的健康心理的成长和健全人格的形成提供必要条件,相反,不良的家庭氛围和教育则会导致未成年人人格缺陷、行为偏差,这是造成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重要因素。

      3、学校环境

     学校是未成年人成长和走向社会化的又一重要场所,可以起到弥补和矫正家庭教育偏差的作用,也可以说老师、同学相当于未成年人世界中另一部分举足轻重的家庭成员,良好的学校环境和教育会间接促成未成年人形成良好思想品德和积极健康的心理,帮助未成年人抵制和消除不良社会因素的影响。但由于教育体制改革仍处于实施过程中,某些学校教育仍存在不同程度、不容忽视的缺陷,对未成年人的成长带来了消极的影响。

      4、社会环境

     任何犯罪现象都反映了社会在一定时期内所存在的诸多失调现象。现阶段我国正处于经济快速发展期,社会结构失衡、社会环境失调、价值观念混乱等社会失调问题不仅困扰着成年人,对未成年人的身心发展也同样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也产生了一定的消极影响。

      未成年人犯罪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动态的,从犯罪个体上看,每个未成年人都是在犯罪意识的支配下活动,而犯罪意识和其他社会意识都是其所接触的社会体系存在于人们头脑中的反映。未成年人在成长过程中,生理发育急剧变化,心理成熟相对缓慢,其身边的人、学校教育和客观环境对未成年人积极、健康心态的形成或是消极、厌世等心理因素的产生都起着决定性作用。从家庭、学校、社会的角度关注未成年人的成长,预防其犯罪心理的形成,减少未成年人犯罪行为的发生。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采取相应的预防对策。

      1、改进家庭教育模式,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家庭环境

      许多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与家长监护缺失有很大关系。因此,家长要注意加强责任意识,担负起引导、保护未成年人的责任,履行好对未成年子女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成年人所担负的社会压力也在不断增大,有很多隐性的监护缺失的家庭是由于家长为了改善家庭生活将精力过多地投入到工作和事业中,但是,相比优越的物质基础,对孩子心理上的照顾其实更为重要。尤其是未成年人最重要也最易出现问题的青春期,青春期分辨力差、易情绪化,在这个阶段家庭更需要的是父母、亲人的教育和安抚。

      未成年人作为越来越成熟的个体,他们在得到父母关注的时候更多地是希望父母处在和自己平等的地位来进行交流。中国传统的以父母意志为主的教育模式已经打破,父母应当克服期望过高、简单粗暴或娇纵溺爱等偏激的思想和教育方法,尊重孩子身心发展规律,尊重孩子的意向,将未成年人看作独立的个体,营造健康、科学、文明的家庭风貌。在当今社会中,家庭教育已经不仅仅是衣、食、住、行方面的照顾,更作为一门科学有着自身的特点、规律和内涵,父母应当转变教育观念和教育模式,在足够关爱的同时,给未成年人适当的空间,德国心理学家海灵格在其所研究的“家庭模式”心理影响观点中曾提出最适合青少年成长的亲子关系即以一种关照的态度对待子女。这种“关照的态度”具体到生活中就是要求父母除了主动、及时和子女沟通外,更要注重对子女的教育观念、教育内容和教育方式的改变,在家庭教育中更多地体现“疏导型”教育模式,变强硬命令为适度引导,给未成年人更多表达的机会,在家庭中营造民主、平等地的氛围,培养未成年人自己评价、反省有偏差行为的习惯,发挥他们的潜能,让未成年人逐步学会用合理的方式解决生活问题,使其社会化顺利进行,避免因各种矛盾的聚积而引发未成年人出现冷漠、偏激等不良心理状态。

      2、推进教育改革进程,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

      学校是让未成年人能够系统接受教育、全面提升素质的主要阵地,要从根本上避免未成年人犯罪心理的产生,必须从提高未成年人的道德素养、文化素养等方面入手。首先,学校要在全力提高学生文化水平的同时,注重学生良好个性、能力、思想和健康心理的培养,在教书的同时更要注重育人,尤其要避免对双差生的歧视,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为他们成才提供同等的机会;其次,从以往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方向转变,实践证明,对于未成年人来说过重的学业负担就好像对于成年人职场上压力过大一样,特别是对于正处在青春期的学生,过大的精神压力会使其产生逆反心理,不利于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再次,学校还要加强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教育,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未成年人生理成熟年龄普遍提前,而心理成熟年龄却相对滞后,两者间的矛盾正是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原因之一,学校可以通过开展心理讲座、心理咨询和心理测验等活动,加强学生心理辅导、心理健康教育和性知识教育,逐步优化学生心理素质,增强他们的自我认识、自我调节能力,使未成年人在面对困难时,敢于承受挫折,增强他们适应纷繁复杂社会的能力,促使未成的人心理健康发展。

      3、加大社会治理力度,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要通过多种形式开展法制宣传,如组织学生观看普法文艺演出,开展法律进校园,组织学生到监狱、劳教所观摩等活动。深刻分析未成年人为什么迷恋网吧、校园内外为什么多发抢劫案件、未成年与父母关系及早恋等问题,通过对典型案例进行剖析,帮助未成年人增强法制意识,从心理上能够及时进行自我警示,同时建立良好的心态。

      当前,歌舞厅相对集中,网吧管制相对严格,但是台球厅、游戏厅往往条件简陋,在居民区某个房间就可以支几张球案招揽学生,因此公安、文化、工商等职能部门要互相配合、齐抓共管,重点加大对文化市场的监管力度,对学校周边和不封闭、半封闭小区内的台球厅、网吧等场所定期进行清理、整顿,发现有违法经营或“黄赌毒”等问题,要坚决严惩或取缔;加强学校周边的环境治理,肃清社会闲散和不良人员,以最大限度避免未成年人受到这类人的教唆、胁迫和引诱,危害其身心健康,最终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文化部门要从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角度出发,为未成年人提供积极健康的精神食粮,引导未成年人自觉抵制不良诱惑。

 

      目前社区化分细致,实行网格化管理后更是进一步把社区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工作纳入到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核体系中。在此基础上,社区还应尽可能多地设置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有益的文化娱乐活动设施,丰富社区活动室,为社区青少年准备各种棋类和小型体育器械。尤其在寒暑假期间,未成年人主要活动地点已经脱离学校,学校难于控制他们的行为,如果社会规范体系功能缺陷,会进一步导致未成年人犯罪现象复杂化。而这个责任就落在了社区,如果他们能在社区中找有益又感兴趣的活动,不但可以充实他们的课余生活,更可以释放其体内过多的能量,减少未成年人由于没有活动场所而去网吧、游戏厅、歌舞厅从而受社会不良风气感染的机会。还可以发挥社区退休老党员、老干部的作用,形成“老少同乐 互动双赢”的局面。再次要加强社区管理。另外,街道、社区还要着重加强对辖区内问题家庭、有不良行为记录和刑满释放等未成年人的关注,进行不定期排查,随时掌握其家庭状况、心理特征和目前状态,以便对这类未成年人可能出现的违法行为做到早发现、早预防。

第1页  共1页

编辑:黄奕俊    

文章出处: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