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龙到贺州法院调研时强调: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 全力以赴攻坚克难 ·贺州中院院长为贫困村党员上党课 ·贺州中院新年第一天举行升国旗和廉政宣誓仪式 ·梁文在贺州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 ·贺州中院开展系列活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 ·喜迎十九大 先锋铸忠诚 ·光辉历程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贫困地区未成年罪犯的社区矫正

作者:雷敏  发布时间:2012-11-26 12:41:44


    一、社区矫正的定义

    所谓“社区矫正”(community correction),简单地说,就是在一个具有地域性的社会生活共同体中进行的对不法行为主体的管理、教育和纠正其不法行为的活动。由于社区矫正在各个国家开展的时间、方式不同,各国对社区矫正的含义及适用范围的规定也不尽相同,但均有一个共同点,即社区矫正仅适用于一定范围的罪犯。根据我国司法行政机关的定义,社区矫正是指将符合社区矫正条件的罪犯置于社区内,由专门的国家机关在相关社会团体和民间组织及社会志愿者的协助下,矫正其犯罪心理和行为恶习,促进其顺利回归社会的非监禁刑罚执行活动 。由此可见我国对社区矫正的官方解释范围较窄,仅仅将被依法判处刑罚的罪犯包括在内。

    二、非监禁刑罚执行与社区矫正的关系

    我国非监禁刑的种类相对单一,包括罚金、没收财产、资格限制等法定刑种,又包括缓刑、假释、监外执行等刑罚执行制度。对应我国的非监禁刑罚种类,有五种罪犯可能被纳入社区矫正的适用范围:1、被判处管制的;2、被宣告缓刑的;3、被暂予监外执行的;4、被裁定假释的;5、被单处剥夺政治权利的。与未成年罪犯相关的则有四种,这表明未成年罪犯将是社区矫正的主要对象。未成年罪犯被判处非监禁刑的比例直接影响社区矫正工作的开展,由于我国对于未成年罪犯正从逐步控制和减少监禁刑的适用向加大非监禁刑的适用力度发展,如果被判处非监禁刑的未成年罪犯比例高,贫困地区的社区矫正工作必将面临人少案多、经费缺乏等矛盾;社区矫正工作开展的质量反过来也决定着未成年罪犯判处非监禁刑的比例,由于贫困地区社区矫正工作并没有真正开展起来,其工作开展存在方式单一,流于形式等问题,未成年罪犯的社区矫正效果不好,因此导致贫困地区的法院在处理相关案件时,不敢对未成年罪犯适用非监禁刑,这同时也是贫困地区未成年罪犯非监禁刑的适用率普遍偏低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贫困地区开展未成年罪犯社区矫正工作的具体做法

    根据我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中的有关规定,由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指导管理、组织实施社区矫正工作。司法所承担社区矫正日常工作。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在社区矫正机构的组织指导下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有关部门、村(居)民委员会、社区矫正人员所在单位、就读学校、家庭成员或者监护人、保证人等协助社区矫正机构进行社区矫正。 

虽然对于社区矫正工作的实施,我国已有详细的规定,但在贫困地区此项工作开展得并不顺利,相关部门协助社区矫正机构的意识不足,无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参与社区矫正工作。司法所人少工作量大,且无专人负责未成年罪犯的社区矫正工作;社区矫正流于形式,效果不好。面对这些困难,笔者认为应在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的基础上,运用改良的方式来解决,实施的每一项工作都应制度化、形成相应的工作规程。

    (一)社会志愿者参与,结合形式多样的项目制度和因人而异的方案设计,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地区司法所人员不足,开展工作单一的问题

    1.招录社会志愿者参与未成年罪犯的社区矫正工作,扩大工作开放性

    加拿大在开展社区矫正工作时,非常注重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公众的参与。 广东省佛山市也成立专门的“佛山护航志愿服务队”,整合社会资源,打造具有特色的少年犯帮教模式。 贫困地区虽然没有专门提供社区服务的非政府组织和私营机构,但可以在本地区一定范围内选择性地招录一批社会志愿者。司法行政机关对招录的志愿者进行相关法律、法规及工作程序、技能的培训后,让志愿者参与到未成年罪犯的社区矫正工作中,以解决贫困地区社区矫正部门人手不足的问题。对于志愿者的来源,可以是有专业技能的人,也可以是能为矫正工作带来文化意识的高等学历者,还可以是未成年罪犯的家庭成员、被害人及其他有志愿参与到这项工作中的成年公民或企业。社会志愿者若能作为一股力量积极投入社区矫正,必将给贫困地区的未成年罪犯社区矫正工作注入新的生命力,更好地发挥社区矫正工作的作用。

    2.专人负责,针对未成年罪犯的犯罪类型制定矫正项目、设计矫正方案

    在参与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充沛的前提下,由司法所指定一名工作经验丰富、熟悉未成年人心理特点的工作人员负责辖区内的未成年罪犯社区矫正工作,并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配备若干名社会志愿者,有条件的地区还可以采取“一对一”的形式,对未成年罪犯进行帮教。专人专办与责任追究制度对接,可以解决工作推诿、责任心不强,矫正工作开展效率不高等问题。

    加拿大社区矫正部门为罪犯制定不同的矫正项目,矫正项目之间具有良好的衔接性,阶段层次上具有很强的渐进性,每一个项目的制定都在为犯人回归社会的下一步骤做准备。针对犯人的矫正项目有:扫盲项目、认知技巧项目、生活技能项目、性罪犯治疗项目、物质滥用干涉项目、家庭暴力预防项目、暴力预防项目等;针对女犯的项目有虐待及伤害幸存者项目、母子项目等。此外,还针对每一个案制定适用于犯人整个刑期的管理计划,且计划的每一阶段的努力之间具有连续性和逻辑性。 贫困地区的社区矫正工作也应该针对未成年罪犯的不同犯罪类型制定矫正项目、因人而异地设计矫正方案。至于矫正项目可以借鉴加拿大的经验并结合青少年的身心特点开展,并无硬性要求。矫正方案应该建立一人一档制度,以未成年罪犯的整个刑期为视角,设计阶段性的矫正方案,帮助未成年罪犯循序渐进地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矫正方案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使犯人重返社会,因此对每个未成年罪犯都要确定其特殊的需求,并将这种需求与矫正项目相联系,通过这些项目帮助未成年罪犯形成社会可接受的行为模式。因此,项目开展应作为矫正计划的一部分,未成年罪犯社区矫正工作负责人将二者执行过程中每一个未成年罪犯的行为表现记录存档。 

    (二)建立未成年缓刑犯参加志愿服务的矫正机制

    在澳大利亚,有两种针对未成年罪犯的特殊刑事司法制度。其中一种是裁判司基于未成年人的行为良好保证,可裁决将其无罪释放。行为良好保证的生效期最高可达两年。此外,裁判司可就行为良好保证附加条件,未成年罪犯被释放后一旦违反保证,将再被提交法庭审理,裁判司此时可更改裁决而处以较重的惩罚。另一种是裁判司对未成年罪犯下达社区服务令。未成年罪犯在少年犯司法部主任的监督下进行园艺或者清洁公众地方等方面的工作。假如未成年罪犯不遵守社区服务工作的要求,他们可能被控“违反社区服务令”,这将会导致更长时间的社区服务或者被收监。 

    贫困地区可借鉴澳大利亚的做法,将“行为良好保证”与社区服务令结合起来,针对未成年缓刑犯建立参与志愿服务的矫正机制。在未成年被告人依法被判处缓刑的同时,由未成年罪犯作行为良好保证的承诺,其法定代理人或监护人、近亲属、所在村(居)委会代表作为保证人与未成年罪犯共同签署行为良好保证书。行为良好保证书的内容可根据未成年犯罪的成因、成长经历等情况,在不违反我国法律、法规的情况下增加附加条件,例如:必须住在家中;继续上学、工作;不进入网吧、歌舞厅等娱乐场所;按时参加社区矫正部门组织的活动等。社区矫正部门接到未成年缓刑犯的相关材料后,依据其行为良好保证书的内容,组织并帮助未成年缓刑犯参与志愿者服务,实现未成年缓刑犯从被动接受改造到主动参与志愿服务的观念转变。司法所可依托乡村现有的服务条件,与村(居)委会一起组织未成年缓刑犯参加“关爱五保户老人”、“清洁村道”、“种植技能比赛”等活动;还可以与县(区)司法局、共青团团委、妇联等部门联合,扩大志愿服务的平台,定期分批组织未成年缓刑犯到县城、乡村开展“爱护家园、美化环境”捡拾垃圾,“关注健康”禁毒、预防艾滋病,交通疏导,帮扶贫困、残疾弱势群体等活动。未成年缓刑犯在志愿服务活动中的表现也由未成年罪犯社区矫正的负责人员记录存档。这有助于淡化未成年缓刑犯的犯罪身份意识,增加其重返社会的信心和社会公众的认同度。

    (三)建立司法机关、家庭、学校、社会一体的帮教网络,实现合力帮教

    澳大利亚对于已经构成犯罪的青少年,如果其犯罪情节较轻且已经认罪,并有悔改的意愿,可以送交青少年司法会议。青少年司法会议由犯罪的青少年、其法定代理人、其家庭和家族成员、受害人本人或受害人的代理人、青少年司法局的官员 (会议召集人)、社区里有威望的人、警察等参加。通过这种会议,共同协商、讨论,并实际地制定出帮教计划。 贫困地区在开展社区矫正工作前,也可以借鉴这种方式,以司法矫正部门为核心建立一个帮教网络。由专门负责未成年罪犯的工作人员负责召集工作,联系未成年罪犯的法定代理人或监护人、近亲属、其就读学校(或辍学前)的班主任和老师、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警察、村(居)委会代表、村民代表、社会志愿者等人参加,同样以会议的形式进行。并根据个案的不同来确定与会人员的人选和人数。会议先由社区矫正的工作人员陈述未成年罪犯的基本情况,再由未成年罪犯表达对其犯罪行为的认识、内心的感想等,并表达希望通过何种方式来弥补过错。接着由其亲属、学校老师、村(居)委会代表、村民代表发表对未成年犯一贯表现的意见。最后通过未成年罪犯亲自参与讨论和协商的方式确定对其的初步帮教计划,合力对其帮教和教育。这种方式,让社会的多种力量参与进未成年社区矫正,甚至未成年罪犯本人也参与其中。一方面可以让未成年罪犯与被害人直接接触,对被害人表达直接的歉意,另一方面帮教计划结合了被害人、未成年罪犯、未成年罪犯近亲属等多方的意见,使未成年罪犯及其家属更易接受,更愿意配合。更重要的是为未成年罪犯提供了合力帮教的平台,使未成年罪犯社区矫正工作更有成效。

未成年罪犯的社区矫正工作任重而道远,所有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都是为了帮助更多的未成年人走向新生、重获希望,为了帮助更多的家庭重拾幸福,为了我们的祖国更加和谐、美好。这一信念犹如一盏明灯,指引着生活在贫困地区的我们克服前进中的困难,以求真务实的工作态度,积极探索切实有效的工作方法,为创新贫困地区未成年罪犯的社区矫正工作夯实基础,争取更大的进步。

第1页  共1页

编辑:赖雳峰    

文章出处:贺州中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