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龙到贺州法院调研时强调: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 全力以赴攻坚克难 ·贺州中院院长为贫困村党员上党课 ·贺州中院新年第一天举行升国旗和廉政宣誓仪式 ·梁文在贺州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作法院工作报告 ·贺州中院开展系列活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 ·喜迎十九大 先锋铸忠诚 ·光辉历程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浅析未成年人犯罪

以钟山县辖区为例

作者:何著文  发布时间:2012-11-26 12:39:31


    一、未成年人犯罪的概况和特点

    近六年来,从钟山县法院判决的未成年人罪犯案件的情况来看,2006年判决罪犯总数204人,其中未成年人案件16人,占当年判决罪犯总数的7.8%;2007年判决罪犯总数197人,其中未成年人案件15人,占当年判决罪犯总数的7.6%;2008年判决罪犯179人,其中未成年人案件10人,占当年判决罪犯比例为5.6%;2009年判决罪犯186人,其中未成年人案件13人,占当年判决罪犯比例为7%;2010年判决罪犯260人,其中未成年人案件17人,占当年判决罪犯比例6.5%;2011年判决罪犯247人,其中未成年人案件9人,占当年判决罪犯比例为3.6%。未成年人犯罪中占前四位的分别是抢劫罪、盗窃罪、强奸罪和故意伤害罪,分别占未成年人犯罪总数的32.5%,25%、13.75%、7.5%,其他的有故意杀人罪、贩卖毒品罪、抢夺罪、窝藏罪、交通肇事罪、过失致人死亡罪、猥亵儿童罪、破坏电力设备罪、收购赃物罪、绑架罪,占未成年人犯罪的21.25%。由此看来,未成年人犯罪的形势依然不容乐观。总的来说,未成年犯罪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从犯罪性质看,犯罪类型广泛,以抢劫罪、盗窃罪最为突出。原因在于许多未成年人法制观念淡薄,生理、心里还未健全,思想不成熟,并贪图吃、喝、玩、乐等物质享受,又想不劳而获,便走向了抢劫、盗窃的犯罪道路。其次是强奸、故意伤害犯罪,这两类犯罪往往是由于犯罪人为了寻求刺激、争面子、逞强、为义气或者是因一时口角争吵而引发打斗。  

    (二)从犯罪形式看,两人以上共同犯罪的人数增多,尤其是掺杂着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共同犯罪的案件明显增多。 

    (三)从犯罪手段看,违法犯罪手段呈现出暴力化、组织化。一是利用持刀、恐吓、殴打等暴力手段较为普遍;二是以一人为首召集多人或者互相合谋参与违法犯罪活动的现象较多。 

    (四)从犯罪年龄看,以已满16岁不满18岁的人数居多,占六年来未成年人罪犯总数的70%。在受到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当中已满14岁不满16岁的人数所占比例虽然较小,但因不满16岁不予刑事处罚的人数也不少。

    (五)从犯罪身份看,农民身份的人数居多。钟山法院六年来审理的刑事涉少案件中,农民身份的人数共计75人,占未成年人罪犯总人数的93.75%,无业人员和学生身份的分别是2人和3人,占未成年人罪犯的2.5%和3.75%。

    (六)从犯罪人的文化程度看,文化程度普通较低。六年来所有的未成年人罪犯最高文化水平是初中毕业,更多的还是小学水平。

    二、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原因分析

    一般来说,造成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主要在于个人、家庭、学校和社会四个方面的原因:

    (一) 个人自身原因

    一方面,未成年人由于生理、心理发育及社会经历等原因,思想上还不成熟,遇到各种情况后,会有和成年人不同的思考方式,对不良因素的辨别能力、抵御能力、自制能力相对较弱,一旦受到不良因素的诱惑较容易走上歧途,导致犯罪。在审判实践中,发现有相当比例的未成年人是在社会上受到一些不良人员的诱惑、拉拢和教唆下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另一方面,未成年人的法制意识淡薄。部分未成年人在学校和家庭都没有受到很好的法制教育,不知法,不懂法,不守法,不知道违法犯罪的严重性以致一失足成千古恨。法律淡薄已经成为未成年人犯罪增加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家庭教育缺乏或失当

    未成年人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往往与其家庭教育有着重要关系。有的父母离异,有的对子女不进行教育或教育方法缺乏,有的过分溺爱等,容易造成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从实践中反映的情况看,未成年人罪犯的家庭主要存在于:一是父母离异,家庭结构不完整的家庭,缺乏家庭温暖、父母的关爱,这些孩子个性偏执,容易出现心理障碍。二是父母家教方式不当、方法陈旧、过分溺爱等,造成孩子的自私、孤僻、冷漠等狭隘心理。三是父母自身素质较低,无力管教孩子或者放弃管教孩子。四是父母忙于生计,外出打工,“留守子女”由祖辈管教,形成隔代教育。

    (三)学校教育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

    根据我国现行教育制度,未成年人应当处于初中或者高中教育阶段,但未成年人犯罪有相当大的比例是辍学待业的未成年人。学校教育客观上存在重智轻德的现象,如重学生学科成绩的提高,轻良好思想行为的养成教育;重课本知识的灌输,轻学习兴趣的培养、课外读物、音像作品的正确引导;重培养优秀生,轻转变学习困难生和问题生;重课堂纪律,轻学生课外错误思想行为的调研和纠正等现象。

    (四)社会教育的缺位

    当前正处在社会转型期,由于利益格局的调整,加上就业、入学及收入分配等因素的影响,一部分人产生焦虑不安和偏激的心理,对未成年人心理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尤其是社会上存在的贩毒、卖淫、嫖娼等不健康社会现象对未成年人有较大影响。各种暴力、色情书刊、广告、音像制品屡禁不止,一些娱乐场所为了自身的利益,置国家的法律、法规于不顾,大量接纳未成年人。

    (五)普法教育存在薄弱环节

    在边远农村、城乡结合部及流动人口中,因为地处偏远、社会情况复杂、流动性较大,普法宣传存在真空点,还留有较大的普法空间。

    三、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建议

    (一)切实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原则,加大对少年合法权益的保护力度

    在未成年人案件当中,我们应切实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立足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少用、慎用刑事惩罚手段。对犯罪时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定罪量刑尽量轻缓化、非监禁化,做到:可不定有罪的尽量不定罪;可不判处刑罚的尽量不判处刑罚,可判轻刑的尽量不判重刑,可判处缓刑的尽量不判处监禁刑。对每一个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都要依法体现出少判、轻判的原则。2006年至2011年,钟山县法院刑庭判处的未成年罪犯中,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缓刑、免予刑事处罚,分别占判决总数 45%、23.75%、1.25%,占全部未成年人犯罪总数的70%。同时,坚持全面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原则,严格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等规定,在保障诉讼程序权利和实体处理、司法救助等方面给予未成年人充分的法律保护。

    (二)坚持以审判为中心的适度延伸

    法院在审判此类案件时,注重做好“庭前、庭中、庭后三个延伸”工作,并使之制度化。通过庭前社会调查和找监护人谈话建立“接触点”,通过庭审调查找准“帮教点”,庭后教育紧紧围绕“感化点”,回访谈心注意“闪光点”,矫治工作不离“共鸣点”,积极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教育、感化和挽救,不断提高少年审判工作水平。

    (三)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法制教育。

    学校是未成年生活、学习的重要场所,在结合普法活动中,可以以“送法进校园”的方式给中小学生上法制课,发挥法制副校长作用,定期到学校举行法制讲座,运用典型案例开展以案释法,以法育人的法制宣传;或者以“学生观摩庭审”的方式,用动态的语言触动他们,使他们身临其境,从而提高青少年的法律知识和自觉守法意识,以达到法制教育的效果。

    (四)关注特殊家庭环境中未成年人的成长。

    父母离异、单亲及父母长期外出打工的“留守未成人”教育问题是最值得关注的。“留守未成年人”的家庭结构有些虽然完整,但一般是处于寄养的状态,容易使他们养成一些不良习气。要关心特困家庭和农村进城就读未成人的成长。要切实注重未成年人心理疏导,从细微处入手,积极引导,发现苗头,及时进行心理疏导和干预。

    (五)营造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社会环境。

    国家有关部门要认真落实好法律法规,采取有力、有效措施,依法加大对文化市场,特别是要加强网吧、KTV、游戏机室等娱乐场所的监督和整治力度,努力营造良好的社会文化环境。

第1页  共1页

编辑:赖雳峰    

文章出处:钟山县法院    

 

 

关闭窗口